關於部落格
推薦好的搬家公司
  • 874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代工,代工廠製鞋行業深耕產業鏈

代工,代工廠製鞋行業深耕產業鏈

正在著手搭建中國皮鞋業最完善、最龐大的生產體系,將形成東西部聯動的鞋業發展格局。已形成了由總部生產基地、甌北國際品牌產業園和西部鞋都生產基地等三大生產基地的“大生產”格局。其中溫州總部生產基地主攻內銷產品生產;西部鞋都生產基地主攻中低檔產品生產,為世界零售巨頭代工;國際品牌產業園主攻高檔產品,成為國際品牌的OEM、意大利GEOX呼吸鞋主要生產基地。整個體系呈現出金字塔式的戰略佈局,形成一個有層次的鞋業大生產體系。

另外,中國第一台“量腳定鞋機”的誕生,將為進行個性化生產準備條件,一場製鞋行業的科技變革開始露出端倪。

模式路徑:

案例調研

8月27日,廣州花都,集團揮師南下,與有著"中國皮具之都"之稱的廣州花都獅嶺鎮簽約打造“國際時尚皮具城”。西部建都、中部興街、南部造城,這是完成佈局西部、投資中部後,在產業佈局上又一重要舉措。在中國鞋業已經出現整體產能過剩,市場競爭日趨白熱化的當口,王振滔為何還四面出擊,高調展開一系列的投資活動呢?

事實上,正是因為傳統鞋業的生產模式逐漸衰落促使思考:原有的製鞋生產是否足以支撐的持續發展,而如果要向產業鏈的前後延伸,那么生產環節如何創新,高端品牌如何打造,產品設計如何赶超,這都是產業鏈深耕需要解決的一系列問題。

從單飛到集群開發

製鞋行業是一個勞動密集型產業,在當以此完成了原始積累後,要想繼續做大做強時,必然會碰到瓶頸。因此,溫州企業資金優勢聚集的特點開始顯現,憑藉對鞋業產業鏈熟悉的背景和雄厚的資金實力,開始構思從一個企業單打獨鬥到打造完整產業聯盟的藍圖,由此重慶璧山進入了的視野。

2003年1月9日,與璧山縣政府簽訂聯手打造“中國西部鞋都工業園區”的協議,9月28日,園區主體工程正式奠基。在土地一級市場被政府壟斷的情況下,一個民營企業敢於投資10億元建一個2600畝的工業園區,這在全國開了先例。按照規劃,整個園區可容納上百家製鞋企業及近千家配套廠商,建成後年產皮鞋超億雙,年銷售收入將超過100億元。由於的品牌效應,該園區的開發建設,已經帶動了配套廠家和銷售商家的跟進,溫州長城鞋材、杭州興華皮革機械、重慶裕華鞋業等產值上億的12家鞋業驕子已經正式入住,一期937畝工業土地已經全部安排完畢。 “西南鞋材交易中心”開盤之際,566間店舖大部分都已被搶購。

對於西部鞋都產生的巨大效益,著名經濟學家鐘朋榮評價指出:“帶給西部的不僅僅是一個龍頭企業的效應,而是搬進了一個產業鏈。”

從低端向高端爬升

的優勢在營銷管理,但當不滿足於產業鏈低端,準備向上爬升時,他的品牌定位卻顯得格格不入:長期定位於二三級城市,瞄向工薪階層,零售點多設在地市級城市的繁華商業街。

2003年4月,一項品牌調查結果顯示,“穿,走四方”的品牌差異性不強,代工廠缺乏鮮明的品牌個性,品牌已經接近老化,缺乏親和力和時尚感覺,被相當一部分消費者認為是一個地方性名牌,這意味著只能依靠價格取勝。

從標準化生產到流行設計

製鞋業鏈條的頂端應該是設計和研發,溫州並非時尚前沿,奧康在設計上該怎樣迅速與前沿廠商比肩?

2007年,奧康國際研發中心從溫州甌北遷來東莞,目的就是為了靠近這個中國南方製鞋工業之都。全球時尚行業的時尚潮流很多自英國發端,這些設計開始一般不易為人接受,但這股潮流會蔓延到歐洲大陸,經過法國和意大利的演繹,再瀰漫到亞洲。日本和韓國是對國際名牌狂熱追捧的國度,接下來的一站就是東莞———在這裡,時尚信息被極快轉化為各種不同行業的商品。這也是吸引能發出千萬訂單的大貿易商扎堆東莞的原因。

“我們會把東莞作為擴大國際化接單的窗口”,奧康國際研發中心副總監顧楓說。 “東莞很特殊,版型出來後樣品的確認、試穿,外商都要求在東莞完成。以前我們沒有在東莞設研發中心,接下外單的確認以後,外商有時間才會跟我們去溫州工廠。雖然三大生產基地看下來都非常滿意,認為那裡設備和工人技術國內一流,但是很多客商就是不願意到溫州去確認,他們要求我們在東莞搞研發中心。”

相比廣東東莞,意大利更接近時尚起點。為了更快拿到第一手翔實資訊,奧康在米蘭附近的傳統製鞋小鎮維吉瓦諾(Vigevano)設立一個研發中心,從這裡請來設計師、工藝師溫州與意大利之間往返,將新工藝、新材料、新設計理念和款式帶去溫州,供奧康的設計師進行一輪重新整合。
製鞋行業的全球化帶來需求的全球化。奧康請來一位在英國有設計工作室的台灣籍設計師,讓他經常往返美國、英國,專司與歐美銷售公司和採購集團接洽。看清需求,把這些信息帶回給研發部門,工廠才能做出客戶真正需要的鞋款。

走向個性化定制的前沿

“鞋子合不合適,只有腳知道”,而真正合腳的鞋子都是非常個性化的產品,但卻是傳統工業生產無法解決的難點。不過,海爾通過網絡設計個性化冰箱、戴爾通過電話進行個性化電腦組裝,恰恰說明滿足顧客個性化的需要是一塊潛在的巨大市場,一旦發掘,將成為引領行業變革的觸發點。

在這方面,奧康走在了世界的前沿。

奧康集團投資研製的量腳定鞋機宣告問世。它起源於王振滔一個天馬行空的想法:哪一天奧康開“不擺鞋的專賣店”,店裡只擺一台電腦,顧客量好腳型,選擇鞋子的款式、顏色、材質,定製完成後送貨上門。

他從“量體裁衣”聯想到“量腳定鞋”。幾年前偶然冒出來的想法,促成了奧康第一台量腳定鞋機的出現。

據了解,量腳定鞋機的研製投入300多萬元,目前第一台機器已由浙江大學的專家負責完成,接下來將進行產品化。量腳定鞋機在國際上並非首例。王振滔表示,據他所知,英國、加拿大各有一家公司研製出量腳定鞋機,但“機器太貴了,沒有推廣”。其中一家公司研製的機器,成本為700多萬元。一個意大利皮鞋品牌在上海有定制點,每雙鞋價格在6000元以上。

跟他們不同的是,王振滔決定選擇大眾化的方向,台灣代工而不是針對少數高端客戶。他設想:“3到5年內,奧康每家專賣店都放上一台機器,每個普通消費者都可以享受定制服務。”

大眾化的前提是降低成本。奧康研製的首台機器,成本為20萬元。他們計劃在3個月內,將成本降到每台機器6~7萬元,1年內將成本控制在每台3萬元左右。

另外,採用定制後,每雙鞋的生產成本可能上升。王振滔介紹,由於這幾年皮鞋生產設備的改進,現在定制和批量生產相比,成本已不會上升太多。

短期來看,奧康研製量腳定鞋機的意義,在於個性化服務、零庫存管理,以及促進企業的信息化建設。而從長遠來看,王振滔則認為,還有更多商機值得挖掘。例如量腳定鞋機本身可能成為一個產業,數據庫本身也具有商業價值。

“讓幾千萬雙腳的腳型數據,都留在奧康的電腦裡,”王振滔說,“獲得這些數據,並且讓它們的主人成為奧康的終身顧客,這才是我最想獲得的寶貴財富。”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